关注码农话题
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内行人

苹果突然又重视起 Mac,但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么?

最近,苹果做了两件罕见反常的事。

上周,苹果在总部库比蒂诺组织了一场小规模媒体活动,只提了一样事:Mac Pro 要推出新产品了。这个桌面电脑产品自从 2013 年发布后就没再更新过。

掌管苹果营销和应用商店事务的高级副总裁菲尔·席勒说,苹果“重新思考”了 Mac Pro 的设计,为了“满足那些追求升级、扩展性 Mac Pro 购买者的未来需求,”他们会在未来拿出新一代产品。

按照席勒的说法,新 Mac Pro 会有模块化设计,让用户自行搭配不同的处理器、显卡等硬件,还会有一块新的显示屏幕。现在还在卖的 Mac Pro 终于小幅度升级了一下,主要集中在核心处理器和图像处理器,产品外观、接口还是没变。

席勒说,桌面产品在 Mac 销售中只占到 20%,Mac Pro 的比重是“个位数”。图/The Verge

之所以说反常,是因为苹果说新品的发售时间“不是今年”。对,苹果甚至不能肯定地说这款产品会在明年到来。

参加活动的 OS News 编辑 Thom Holwerda 援引了知情人士的消息说,新 Mac Pro 项目是在几周前才做出的决定。而它最早也要 2019 年才能来。

从 20 年前乔布斯回归后,这还是苹果第一次推出一年内发布不了的产品。

通常来说,保密工作严苛的苹果很少提前公布新品信息。因为这会让用户不愿意购买当前在售商品。同时产品发布的热情也会被打消。

仅有的两个例外是第一代 iPhone 在上市前半年召开发布会、Apple Watch 从公布到正式发售间隔了 8 个月。

即便如此这也和 Mac Pro 的情况大相径庭——iPhone 和 Apple Watch 发布时已经有了完整的产品形态,还有可以用的工程机、渲染图和广告片,它们的发布是为了确保由苹果第一个来告诉你,自己的新产品长什么样。但这次我们甚至连一张新 Mac 的设计图也看不到。

第二件罕见的事情是,苹果因为产品问题而向外界道了歉。

席勒在这场媒体活动上说:“Mac 在苹果的蓝图里有一个重要且长远的未来……我们对升级和更新中的停顿感到抱歉。”

苹果也极少会公开承认产品存在问题。上一次这种情况发生在 2012 年,当时刚刚推出的苹果地图应用出现了各种千奇百怪的故障,很多情况下无法正常使用。最终库克发表公开信表示道歉,建议用户用其它地图替代。

看起来临时而仓促的调整,最直接的原因是 Mac 近几年的更新滞缓、以及去年新 MacBook Pro 因为接口引来的负面评价。

现在,这两个反常的举动传递出一个新的信号,此前已经被调整到没那么重要的 Mac 再次受到格外的重视。尽管目前的苹果,有超过 6 成的收入是来自手机。

这会是一个正确的决策吗?

对于 Mac 的态度,苹果有 180 度的巨大转变

最近几年,苹果一直在降低 Mac 产品线的优先级。

MacBook Pro 在去年发布新品之前,已经有3 年没有过更新,MacBook Air 的形态甚至2010 年之后就没有变化过,去年也没有得到升级。就更不用提Mac mini 这种被边缘化的产品了。

关注苹果产品的新闻网站 MacRumors 上有个“购买指南”栏目,在售的 6 条 Mac 产品线,只有一个被评定为“可以购买”,就是刚刚宣布有小幅更新的 Mac Pro。4 个是“不推荐购买”。

其余产品之所以不被推荐,主要在于它们最后更新的时间都太早了。

Mac 的各个产品,距离最近一次升级都过去了多少天?

168 天

MacBook Pro

359 天

MacBook

548 天

iMac

766 天

MacBook Air

910 天

Mac Mini

用户没有理由不怀疑苹果打算放弃 Mac。

在 MacBook Pro 2016 年的大升级之前,它已经有 3 年时间没有换过 CPU——英特尔每一年都推出新一代处理器。从 2012 年到 2014 年,最贵的 MacBook Pro 15 英寸版本一直在用同样的图形处理器。

至于曾经帮助 Mac 多年增长的中端产品 MacBook Air,不但外形从 2010 年开始毫无变化,处理器架构从 2013 年开始就没换过。仅有的升级是 USB 3.0 和内存容量。这更像是苹果为了节省成本,统一采购新配件的时候顺便换了一下。

当然,更惨的是瞄准高性能个人电脑市场的 Mac Pro。2013 年产品发布时,精巧的圆筒状外形引来一阵欢呼。当时一种普遍的声音是苹果离开乔布斯已经不再创新,论据是三星有大屏幕手机,而苹果还守着小小的 5、5s。席勒在台上对着数百媒体说“滚你的不能创新(Can’t innovate my ass!)”

苹果三代主机的变化,最左边是 Mac Pro。图/9To5Mac

但从那次发布会之后,这个 Mac 家族里性能最高的电脑就再也没有任何升级。当英特尔推出一代又一代新处理器的时候,苹果官网上继续卖着配置落后三年的 Mac Pro。

知名科技业分析师,A16Z 投资公司合伙人 Ben Evans 在去年年底的 Mac 发布会后评论道,Mac Pro 不但长得像个垃圾桶,现在它就是个垃圾桶了。

从财务表现来看,Mac 的重要性也在逐年下降。

过去一年,Mac 为苹果带来的收入只占到总收入的 10%,是 iPhone 的六分之一。6 年前 Mac 产品线还能维持超过 30% 的销量增长,到现在已经处在萎缩的状态。

相比于 iPhone,Mac 用户更换设备的周期也更长。Schiller 表示目前 Mac 的活跃用户“接近 1 亿”。

但去年苹果卖出的 Mac 只有 1848 万台。也就说,用户平均 5.4 年才会换一台设备。

根据花旗银行的一份报告,iPhone 用户换机的时间在拉长,但目前也有 2.6 年。

更要命的是,苹果对于“生产力工具”的定位正在转移到 iPad 上。2016 年,苹果为 12.9 英寸的大屏幕 iPad Pro 增加了键盘和触控笔,库克说有了它就“可以不用电脑”了。

而现在 Mac 的重要性又回来了。库克在去年 12 月说:“总有一些媒体人士在质疑我们是否还会继续坚持推出桌面设备。如果大家对这个问题还有所疑问的话,我可以清楚地告诉大家:桌面设备依然在我们的产品规划中。没有人可以质疑这一点。”

但整个个人电脑的市场已经发生变化。

个人电脑市场本身已经不再增长,而且用户愿意花在电脑上的钱越来越少

这不是一个继续增长的市场,全世界个人电脑出货量已经有连续 5 年的下滑。与此同时,卖出去的电脑中大部分是便宜而廉价的产品。

从全球个人电脑的平均售价来看,电脑越卖越便宜,这是惠普、戴尔、联想等等传统 PC 厂商的生意。根据 IDC 对于今年前三个月的市场统计,苹果出货量排第五,前 4 的联想、惠普、戴尔和华硕一共占据了整个市场超过 60% 的出货量。其中惠普在这三个月还有 13% 的增长。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特定领域离不开电脑。

随着智能手机取代越来越多日常任务,个人电脑主要就是一个办公设备。商用市场,也就是办公室、服务场所你见到的那些电脑还在增长。Gartner 和IDC 的报告说,消费和商用电脑产品处在此消彼长的状态,尽管总体上这个市场是萎缩的。

微软去年宣布,全球财富500 强企业中有超过85% 使用微软提供的Office 套件,包含移动端在内的用户数超过12 亿——这超过现有iPhone 的用户数量。

这个庞大的数字大概不会很快缩减。几乎走进每个公司,你都会看到一排排的电脑。需要大量键盘录入的工作一时半会儿不会转向平板电脑。

但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它们只是输入文字、调整表格的工具。工作时间打开它,休息的时候能扔多远扔多远。

这些电脑就好像曾经的数字计算器或者文件夹。每个人都得用,但没多少人爱它们,公司或者用户本身都不愿意为它花太多钱。每一台电脑都可以用好多年,直接导致了整个 PC 市场不再增长。

2010 年,随着重新设计的 MacBook Air 推出。Mac 一度是一个特别有“性价比”的电脑。在大概三年时间里,即便不考虑品牌和外观,也没有任何一台 Windows 个人电脑能在综合价格、性能、重量、电力、可靠性上比得上 Air。

事实上,由于常年忽视设计,只跟着微软和英特尔更换零件,绝大部份所谓轻薄笔记本在以上每一点都不如 Air。

2010 年发售的 13 英寸 MacBook Air。图/anandtech

2010 年发售的 ThinkPad X201。图/Notebook Review
  • 13 英寸 MacBook Air:厚 1.7 厘米、重 1.32 公斤、屏幕 13 英寸、分辨率1440 x 900、零售价 1299 美元。
  • ThinkPad X201:厚 3.5 厘米、重 1.6 公斤、屏幕 12.1 英寸、分辨率 1280 x 800、零售价 1625 美元。

但这已经是过去式,今天的 PC 厂商已经重新学会了设计。

在苹果 2016 年年底的升级前,联想 ThinkPad X1、戴尔 XPS 13、惠普 Spectre 等机型都用更低的价格提供了更紧凑的设计和更高的性能。

惠普 2016 年推出的超薄笔记本 Spectre。图/Engadget
  • 13.3 英寸 HPSpectre:厚 1.04 厘米、重 1.11 千克、屏幕 13.3 英寸、分辨率 1920×1080、零售价 1170 美元。

如果不是因为苹果的牌子、设计或者 MacOS X 系统,用户已经没什么道理选择 Air,也需要一些额外的动力才会去买 Pro——大多数人一直在用 Windows,并没有养成使用 MacOS 的习惯。

和一周 7 天,每天 24 小时不离身的手机不一样。大多数人不会为了一个办公设备的细节提升多花钱。

对比惠普在售的旗舰机型Spectre,在配置相近的情况下,它要比MacBook Pro 便宜一半。

如果 2010 年的 MacBook Air 都不能说服大多数人转向 Mac,今天它想拉走更多的办公用户只会更难。

过去一年,前 5 大个人电脑厂商里,只有惠普依靠企业业务获得了 20% 的增长。其它公司,包括苹果都是负增长。

在欧美曾经由苹果主导的教育市场,现在也动摇了。

现在势头最好的产品是Chromebook。Google 把基于云端运行的 Chrome OS 授权给各个PC 厂商,它最大的优势在于便宜、易于大规模部署。

Chromebook 在教育市场的销售量在 2015 年中就已经超过Mac。到了2016 年,美国K12(从幼儿园到12 年级)教育市场上已经有超过一半的是Chrome,主要原因在于便宜。

仍然愿意为个人电脑花大钱的用户,大多已经是苹果用户,Mac 的市场不会越来越大了

极少数上涨中的 PC 品类包括游戏电脑。

根据JPR 2016 年的统计,环太平洋地区的游戏玩家们,在游戏PC 硬件上的开销每年以超过6% 的速度增长。并且低端产品所占的比重在缩减、高端的在上涨。

游戏玩家需要性能更好的核心处理器和图像处理器,最好可以定制化硬件。Mac 长期拒绝这些,而对性能要求较高的游戏也大多不再支持 Mac。这已经给玩家留下了 Mac 不能玩游戏的印象,扭转这个印象会很难。

况且这也是一个不大的市场。2016 年游戏笔记本的出货量一共也才450 万台,占到所有笔记本电脑的不到3%。这不是一个大到苹果看得上的市场。

有一类人群可能对Mac 的需求旺盛一些,软件工程师。根据去年WWDC 开发者大会提供的数字,仅 iOS 开发者数量一共有1300 万。而他们已经是 Mac 的支持者。

软件工程师是少数普遍热爱自己办公电脑的人群。今天在几乎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哪怕是和苹果长期竞争的 Google,你都会见到整桌的 Mac。此外苹果只在 Mac 上提供 iOS 应用开发工具,绕开这个限制很麻烦。

由于 iPhone 抓住的是前 20% 的消费人群,互联网公司往往优先开发 iPhone 应用。只要这个状况不发生变化,Mac 就能抓住软件开发者人群。

至于另一个长期追随苹果的职业是设计师和出版业,他们的数量就少得多。整个 Adobe 的软件使用者在 1280 万人左右,当中还有很多 Windows 用户。

除非库克愿意放弃自己对高利润率的追求,否则留给 Mac 的市场,主要就是开发者和设计师,以及少数依然愿意在个人电脑上花大钱的人。

这个市场不会变得更大。

对于 Mac 最忠实的用户,苹果的问题是它想得可能太多了

这次的新Mac Pro 要到至少两年之后才能面世,也从一个侧面表明,设计和工程团队可能真的忙不开。

首席设计官Jony Ive 的工业设计团队主导了过去20 年所有的苹果硬件产品设计。这个团队出名的小,只有20 人出头,却负责了苹果所有产品线的工业设计。

这也决定了团队的工作负荷是有限的。如果回顾过去10 年苹果产品的重要设计更新,会看到以两年为周期,大部分情况下苹果产品每个产品线只会有一次比较大的更新。

比如 2010 年乔布斯依然活跃的最后一年,苹果几乎全线产品在工业设计上都有比较大的调整——就好像特意赶在他能看到的时候到来一样。但 2011 年,除了 iPad 2 以外,其它苹果产品都维持了上一年的造型。

现在除了手机、手表、平板、电脑四大产品线之外,设计团队需要操心的事更多了:汽车、Apple Store、Apple Park ……甚至还出了一本卖几千块的设计书、新一代苹果店里的各种设计(包括用来种树的花盆)。

应该说这样一个小团队能挤出时间调整 Mac 设计,带来 Touch Bar MacBook Pro 已经很难了。

但最近发生的冲突表明,苹果最核心的开发者用户群不喜欢 Touch Bar、也不喜欢不提升性能的台式机。

写了 15 年 Mac 系统评测的著名科技博主 John Siracusa 最近在一期节目里说:“提升性能不是无聊的。”他认为苹果新 Mac Pro 越接近老旧的塔式机箱设计,越能满足用户的需要(你去组装电脑时用到的机箱,也是 Mac Pro 在 2013 年前的样子)。

但是苹果更在意是不是有外形设计上的突破,并宁愿为这样的突破牺牲性能。双方对于无聊的定义不太一样。

现在当苹果再次谈到重视 Mac 的时候,说的还是重新调整 Mac Pro 的设计、比如使用新的模块化设计。

或许苹果会带来适合开发者的设计,但接下来艾维能耐住无聊,不再调整造型,每年老老实实提升性能么?

还是说苹果又回到三年一个大升级,然后就什么都不变的节奏。那样的话,苹果最终会丢失 Mac 最忠实的用户群。

最后,苹果似乎还没想好个人电脑的未来是什么

关于个人电脑的未来,苹果一度看上去是有一个用 iPad 接替 Mac 的计划。

席勒早先在接受 CBS《60 分钟》采访时曾经解释说,苹果每次推出新品是要尽可能取代上一个形态的产品功能。

比如 Apple Watch 让你更少看手表。iPhone 让你更少需要 iPad。MacBook 让你不再需要台式机。

接管日常办公是 iPad 的工作。这也是个人电脑最大的使用场景。

席勒的原话:“iPad 的任务是变得非常强大,让你永远也不需要一台笔记本电脑。嘿,我为什么需要笔记本电脑?我可以加个键盘上去!什么事都可以做。”

与此同时,苹果正在让iPad 变成新的生产力工具。2015 年 iPad Pro 推出后,苹果在广告中直接称呼它为”电脑“。

iPad Pro 的屏幕尺寸已经到达了12.9 英寸,比大多数 Mac 更大;配备了键盘和触摸笔,几乎和一台笔记本一样。

苹果目前向教育市场首推的也不再是 Mac,而是iPad。它们开发了教儿童编程的iOS 应用、为学校提供整套解决方案和折扣。

等从小用着触屏手机的年轻一代用户长大以后,让他们直接用平板工作似乎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不用再让人理解为什么要用和手机不同的操作系统、为什么屏幕不能摸。

但苹果在以 iPad 作为下一代个人电脑这件事上是迟疑的。

iPad Pro 12.9 英寸版本在 2015 年年底推出后,至今没有升级。苹果推出的新 iPad 包括:更便宜、屏幕更小因此也更不适合办公的 9.7 英寸 iPad Pro;不支持笔、没有配套键盘的低价新 iPad。

软件方面,去年的 iOS 10 在提升 iPad 办公效率方面几乎没有任何进展。

就像推出一代 Mac,然后放着不管一样,苹果对 iPad Pro 似乎也是同样的态度。

1980 年代初,个人电脑等于对着一行一行文字输入命令。用过 DOS 的人都知道那是怎样一种体验。干什么都用键盘。

1984 年,苹果推出 Mac 电脑、自带鼠标,这是一个人机交互上的突破。

昂贵的 Mac 改变了极小部分用户的习惯,让人开始接受鼠标。改变更多用户的习惯,最后由微软完成。

微软在 1985 年推出 Windows 1.0 操作系统,反响很差。之后的 2.0、3.0 也是惨败。微软经过一次次失败和改进,最终推出了 Windows 95。从 1995 年开始,鼠标成为个人电脑的标准操控设备。之后全世界都习惯了对着一个简单易懂的界面拖动鼠标。

从弄明白鼠标和图形化界面重要,到让所有人接受它,花费了苹果和微软 11 年的努力。

现在苹果不管是要在 Mac 基础上改革,还是推动触控屏的 iPad 成为下一代个人电脑,哪一个努力都没能持续超过两年时间就停滞下来。

要改变几亿人的办公习惯,这是不够的。


入职你的梦想 VS 变现你的技术

IT面试宝典码农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