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码农话题
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内行人

直播答题“撒币”正疯狂,马化腾却不看好!

直播答题“撒币”正疯狂的时候,马化腾迎头浇了一波冷水。

易凯资本CEO王冉在朋友圈模仿直播答题的形式,提出了一个问题:知识问答市场一个月内会发生什么,选项有三,分别为A:更多玩家跟进;B:出现单场千万奖金额;C:有关部门出台政策严格限制。

直播答题“撒币”正疯狂,马化腾却不看好!

结果是马化腾第一个作答,他选择了C,也就是认为爆红的直播答题APP会存在监管风险。

周鸿祎选A

这一答案给出不久,周鸿祎就率先不同意。在王冉的提问下,周鸿祎则表示,有什么理由限制这种正能量的活动呢,应该选A,并且建议把A选项,改成巨头纷纷进入。

周鸿祎的此番表态,是在情理之中的。毕竟在王思聪宣布“撒币”之后,周鸿祎的花椒直播也是很快就跟进,上线了直播答题产品。周鸿祎还非常强势,表示要争当“大撒币”,别人100万,101万,他非要整出个102万、103万,就是要压对手一头。

直播答题“撒币”正疯狂,马化腾却不看好!

周鸿祎是投入了真金白银的,作为主要玩家之一,这时候他必定会一力唱多。造势、站台、扯旗,别忘了,周鸿祎同样是个造风口的好手。

将“玩家”改成“巨头”,也暴露了其内心的小九九。言下之意自然是在360都已在场厮杀多时的情况下,后续进来的只能是巨头级别,一来警告普通玩家别来自寻死路,360是横亘这些玩家之前的一座大山,难以逾越;二来,当巨头入场,这个风口也就基本成了。

或许还有另一层含义,那就是在马化腾选择C选项后,敲击腾讯,看腾讯的动作走向,谁都知道能称得上是巨头的,也就那么两三家。腾讯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那么问题在于,马化腾为什么选C。

腾讯系直播没动作

在直播答题爆红后,主流的声音认为,这给了直播平台一次“复活卡”的机会,因为直播平台作为2016年风口之上,也没怎么飞的起来,反倒是有凉凉的趋势。而直播答题的出现,又让直播平台打了一波鸡血,重新拉了热度、日活、下载量。这也是为什么周鸿祎、奉佑生等都持续加码直播答题的原因。

腾讯也是直播平台的大玩家,投资了或孵化了大量与直播相关的平台,比如斗鱼TV、龙珠TV、企鹅直播等等。不难断定,在直播答题产品问世后,花椒、映客都蜂拥而至,腾讯内部势必也有对这一产品形式进行过相关讨论。

直播答题“撒币”正疯狂,马化腾却不看好!

从马化腾的回复也能看出,腾讯对直播答题产品是一直紧密关注着的。不仅是王冉的提问,此前王小川在朋友圈宣布搜狗搜索推出“旺仔答题助手”时,马化腾也是很快表态,“动作很快”。

不过关注归关注,截止目前,市场上主流的直播答题APP中,腾讯系直播平台还没有实质性动作。

或许对于直播答题,后者有着不同看法。要知道,上线直播答题产品是没什么门槛的,也就是程序员加一两天班的事情。

有斗鱼内部人士便曾表示,直播答题这种烧钱换流量的方式,性价比不高,而且这种快速获取的流量同质化严重。如何保有?能否有效转化?也都是难题。

且都说直播答题的获客成本低,但实际上对于斗鱼等游戏直播平台来讲,一个顶级的游戏主播每天本就都能稳定获得几十万到百万级别的流量,每年签约费虽然过千万,但相比这种每天几百万级别的撒钱,仍然是低很多。

此外如其所说,流量是因为持续地烧钱而来,一旦不再烧钱了,那也就瞬间退潮。都没钱可分了,那还答什么题,这是可以预见的。

流量变现,也会是一道难题。目前虽然已经出现了趣店、京东等广告主,但在所有人都催促着主持人赶紧把话讲完,恨不得立马就出现答题页面的场景中,广告曝光效果以及转化成果,很难乐观估计。

腾讯系直播平台并未跟风答题,或是基于以上考虑。

监管风险

没有入局其中,马化腾自然不需要像周鸿祎一样高调的为直播答题打call。这意味着,作为旁观者,他或能得到更全面、更理性的视角。

那么,C选项所指的政策严格限制会不会有可能。

大概率是可能的。

首先,直播答题是一款内容产品。既然涉及到内容,不管如周鸿祎所声称的如何如何正能量,监管也是会提上日程的。

其次,直播答题过程中可能存在的数据造假、奖项造假等问题。某直播平台跟风上线了答题,结果有网友爆料称,当回答到第五题的时候,显示有多达 12 万人答对了这道题目。但问题是,当时的在线人数也只有 3 万多人!

要知道,均分模式中,用户是无从知道与他同时获奖的有哪些人,真实数据有多少,因为获奖用户本身是不透明的,只有平台方自己知道,其中平台操作空间是很大的,此外“一站到底”模式中最终胜出的那位用户,也可能会存在是不是暗箱操作的质疑。

虽然目前各平台仍然是处于“撒币”获客的阶段,但只要有这些可以操作的漏洞,迎来严厉的监管也是能够预见的。

直播答题“撒币”正疯狂,马化腾却不看好!

再者直播答题能够走红,有一定程度是基于用户的人性弱点,比如说贪欲、赌徒心理或者娱乐等等。由于直播答题平台反复刺激人们,很多用户都会产生“我上我也行”的自我感觉,从而丧失掉评判其投入产出比的能力。

几年前火爆的一元夺宝,让很多的公司以此赚了大钱快钱,最后便是闹到被相关部门叫停。

不仅在产品驱动上,有相似之处。更关键的是,直播答题平台在后续的流量变现过程中,也可能采取1元博彩的形式,有业内人士举例说,比如直播答题在现有模式下增加高级场,高级场需要付1元或者需要用直播平台的道具才能参与,道具本身和充值进行直接或间接关联。

显然,这同样需要监管介入。

事实上在王冉那个提问中,除了马化腾,选择C选项的大有人在。或许对于马化腾来说,阿里、百度不也没有直接入场吗,也就百度一产品优化了语音搜索功能以辅助答题,也就侧面呼应了下,先观望观望,也没什么坏处。

更关键的一点在于,没人选B,那个单场奖金突破千万的选项。


入职你的梦想 VS 变现你的技术

IT面试宝典码农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