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码农港湾
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内行人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

钛媒体注:在你眼中,程序员是怎样一群人?或许意味着一个神秘的群体、一个苦逼熬夜的群体、一个闷骚的群体、一个一直在改Bug的群体、一个会修电脑的群体、一个没有情趣的群体、一个连年会抽奖都要REVIEW代码的群体……

他们用无数次敲打键盘,支撑着每个产品的活力、每一条网络线路的畅通,这背后的一切,远比标签式的娱乐要沉重。根据IDC数据,包括业余爱好者在内,中国至少有185万名程序员——这仅仅是2014年的数据。

钛媒体影像《在线》第十三期,我们拍下了10个程序员,他们写下春节回家要回答的各种各样的问题,谈了自己对职业和行业的看法,展示了日常工作时在办公室最得力的“神器”。他们中有初出茅庐的实习生,也有从业15年的创业公司高管,我们按照姓名字母顺序排列,当然,10人中唯一的女士优先。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祁天,25岁,奥维云网数据挖掘工程师实习生,来自河北廊坊,研究生在读。

“我很喜欢这份工作,这和我图书情报专业信息分析方向很对口。”祁天2015年7月进入奥维云网实习,几个月时间,她曾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能胜任,自己选择这条路是不是选对了。但在项目经理和自己师傅的鼓励和支撑下,她一路坚持下来,“印象最深的是‘评价管家’这个项目,对我来说挑战很大,在大家的支持下,项目做完,我发现自己有很大的收获,包括对算法、对项目流程的学习,当时项目结束后,我忍不住就哭了”。

过年回家,亲戚朋友都会对她的工作感到新鲜:“数据挖掘?挖什么东西?用什么挖?”这个工作不是那么直观可见,她会用一个比喻跟大家解释:“你要去矿山找金子,你就需要工具和方法,数据挖掘就是这样的工具和方法。”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这是个时刻在学习的人,她的学习笔记已经写满整个本子。对她来说,这份工作的压力来自互联网的高速变化,“新事物太多,每天都要学习,我的经验还很不足,要不断完善自己。”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崔海庆,39岁,暴风魔镜合伙人、VR社交游戏“极乐王国”制作人,来自河南安阳,从业15年。

VR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3D游戏加一套SDK,做个分屏,就是VR游戏?这远远达不到要求。“VR游戏需要给用户带来生理与心理的综合感知”,崔海庆认为,这是VR的关键,足够流畅是创造沉浸感最重要的先决条件,“刷新率足够高,延迟足够低,要尽量控制在20至30毫秒以内”,VR对设备的要求非常苛刻,作为一个开发者特别是程序员,需要对VR的特性、硬件特性都有足够了解,再在图形和底层算法上进行足够优化,达到足够流畅后,才能谈画面是否漂亮、游戏是否吸引人。

在VR的世界,已经有很多新生代用户,崔海庆身边就有不少喜欢VR游戏的小朋友。“小孩都知道我做这个,他们也知道魔镜可以玩很多小游戏,都找我要”,崔海庆说,过年回家,恐怕又要准备一些当礼物拿给小朋友玩了。“有小朋友喜欢问我,‘崔叔叔,我能不能到极乐王国找个女朋友’,对这样的问题我会直截了当告诉小朋友,‘你还太小了,长大点再说!’”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崔海庆做游戏15年,自己也是个游戏发烧友,他在办公室所有的神器都和游戏有关。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任长延,26岁,滴滴大数据研发工程师、大数据平台方向负责人,从业5年,来自山东聊城。

高中时,任长延数学很好,这对他大学进入计算机专业奠定了牢固的基础,“计算机的本质是数学,大一时我就非常喜欢编程,有时在机房一泡就是6个小时,根本停不下来”。这个高材生,大一前半学期就开始编写比较复杂的程序,后来进入学校研究院参与课题开发。加入滴滴两年多,任长延已经成长为公司大数据平台方向负责人。“滴滴的发展有点令人不可思议,每一年的发展速度都出乎想象,按照数学的归纳法来看,滴滴接下来两年的发展,同样是我无法想象的,我对滴滴的前景很看好”。

每次过年回家,任长延做得最多的事情之一,就是帮别人下广场舞曲子。“我妈喜欢跳广场舞,她的舞伴们知道我学计算机,经常找我下载广场舞,她们觉得我学计算机的,下广场舞肯定很厉害”,每当遇到这样的需求,任长延二话不说,会直接帮她们下载,“不能解释,不然她们回去会说,那高材生真不行!!!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踢毽子是任长延最喜欢的运动之一,这项运动需要矫捷的身体,就如程序员的工作需要一个灵活、反应迅速的大脑。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苏牧,38岁,云知声算法工程师,来自北京,从业15年。

苏牧是语音识别专业的博士,2012年6月云知声创立时,他就加入了这个团队。“我这两年比较‘难过’,公司在转型,我们在想办法突破技术上的瓶颈。”苏牧说,这两年的状态,就是不停地做实验、不停地经历挫折,“成果还是很显著的,比如这几个月做的声学建模,经历了无数个坑,我们还是成功完成了。”

作为一名搞语音识别的专家,一个博士,过年期间遇到亲戚朋友的孩子,他会被团团围住,问各种各样的问题。他的一个小侄女养了一只猫,但是小朋友听不懂猫“说话”,很是着急,“她问过我,电脑能不能听懂猫说话,过年看到我肯定又会问我了,我会告诉他,这个技术要一步步来,现在还做不到,将来肯定能达到。”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外置声卡、耳机是苏牧必不可少的工作神器。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汤怀,26岁,橘子娱乐安卓工程师、安卓组负责人,来自湖北赤壁,从业5年。

汤怀小时候梦想做发明家,程序员这份工作让他实现了这个想法。“程序员通过互联网发明新东西,让大家可以在手机上直接看到,这很有意思。”做程序员5年,他最大的感触是“技术每天在发展,每天都有新东西出来,要不断学,才能跟上”。

过年回家,汤怀会很骄傲地向身边的人推荐橘子娱乐。“橘子娱乐创始的时候我就加入了,这份工作带给我很大的成就感,我为之感到骄傲。”汤怀说,他最无奈的是,家人问他婚姻大事,不过他已经有了一个标准答案:“不着急,30岁再说。”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程序员没情调?不会玩?24小时围着代码转?对汤怀来说并不是这样,他喜欢玩滑板、音乐、登山、滑雪,“一般女孩子看中程序员,都是因为程序员忠厚老实,但是多点爱好,更好找媳妇”,在公司年会上,他的吉他弹唱,赢得了满堂喝彩。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王合心,29岁,图灵机器人移动端开发工程师,安卓组组长,来自山东菏泽,从业5年。

机器人程序偏向于多模态交互,作为一名程序员,王合心需要对视觉、音频、人像识别算法、人脸追踪算法、大数据等技术有深入了解。图灵主打陪伴型机器人,王合心的理想是和同事一起,把机器人做到《超能陆战队》“大白”那样的状态。

科幻电影是大众认识机器人最直观的渠道,所以王合心所从事的工作,很容易跟人解释清楚。过年到河北张家口丈母娘家,那里牧民很多,有一些对机器人感兴趣的人喜欢跟王合心聊:“能不能做个放羊的机器人,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王合心老家菏泽也有一些做农牧业的亲戚,得知他做机器人,也会问他类似问题。“暂时还做不到,将来肯定没问题。”王合心知道,这些都可以实现。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对创新的着迷,是王合心最有力的神器,他将几乎所有精力都投入到这上面,“我会一直做下去”。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钟文昌,37岁,魔多VR联合创始人、CTO,来自台北,从业12年。

钟文昌在台湾做过IPTV、做过智能手机,他在台湾第一个从无到有移植安卓至实际硬件平台。2011年,为了换个环境,也为了看看北京的名胜古迹,他独自背着背包到了北京,成为一名北漂,这几年,他曾在SONY担任架构师,也曾自己创业,他看到VR的未来后,2015加入魔多VR。“VR就是用电脑视觉去欺骗大脑,让人觉得身临其境”,钟文昌认为,互联网的下一个时代一定是VR和AR的时代:“VR、AR的爆发,首先要有一个大家认可的规范,不管是视频流还是文档格式,其次是硬件价格更加平民化,第三是计算机的计算能力进一步提高,最后是开发出更多使用场景。”

“我也是个北漂,有时候我会觉得有点孤单,但人生就是要多尝试,要看不一样的世界。”过年回台湾,钟文昌会带一个样机给家人体验,他很希望跟家人交流在北京创业的体验和收获,他想告诉家人,北漂创业的每一天,他的进步都很大,因为他怀着一个改变世界的梦想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这是一个一切从简的人,外出只要一个小背包,里面装着他的神器:U盘、书、棒棒糖、洗漱包。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周文帅,25岁,海外女性用户限时特卖APP“Bglamor”前端工程师,从业2年,来自山西阳泉。

在周文帅的家乡,去煤矿是就业首选,这也是家人对他的期待,但是他不喜欢这样的安排。“我大二那年,山西煤矿都不行了”,他的一个亲戚当时在做程序员,经过交流,他觉得这个职业不过,很新鲜,“我大二的时候,找人学、自学,开始边做边摸索”,周文帅回忆,刚开始的时候,每天做梦都在敲代码,经过不断努力,大学毕业后周文帅终于跨入这一行。

2015年10月,他加入BGlamor,成为一名前端工程师。他很喜欢公司的氛围,“薪水不错,同事都很优秀,能学到很多”。周文帅老家,做互联网的人不多,过年回家,他需要向别人解释自己的工作,以及回答大家对一些概念的疑问。“H5是什么,H5的前面有A5、B5……吗?”“就是网站,没有A5、B5……”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在办公室,除了工作,周文帅最神的神器是零食和空气加湿器,“零食能提神,空气加湿器能让脸不那么干燥。”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张羽冲,24岁,移动影视改编UGC社区“玩电影”后端工程师,来自北京,从业2年。

张羽冲大学学的自动化,他很喜欢写代码,喜欢程序员这个职业,因为“代码不会欺骗人”。“跟机器打交道,简单直接,机器会非常理解你,你也理解机器,你们之间的接口特别清楚”,张羽冲曾在百度任职,2014年加入“玩电影”,他是个喜欢看电影的大男生,有一个相恋8年的女友,两人是高中同学,“谁说程序员没情趣?不然我怎么能和女朋友谈8年恋爱!”

在一些人眼里,程序员等于电脑修理员,过年走亲访友,张羽冲也经常被人叫去修电脑,“以前就经常有,今年肯定也免不了,有些长辈不太了解,认为程序员就是修电脑的,或者至少必须会修电脑”。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张羽冲的神器是一个机械键盘。其实,他确实会修电脑,软件硬件都没问题。不过他想告诉别人,自己能做的还有很多很多!张羽冲的神器是一个机械键盘。其实,他确实会修电脑,软件硬件都没问题。不过他想告诉别人,自己能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赵仲,32岁,钛媒体WEB工程师,来自北京,从业10年。

赵仲大学学的C语言,这个专业更多的是做硬件方面的程序,互联网并不是赵仲当时的志向所在,成为WEB工程师,源于大学时帮一个亲戚做网站的经历。“他要我做个企业网站,他认为我是学计算机的肯定会做,其实我当时一点都不会,做网站都是自学,页面怎么切、程序怎么写,后台PHP怎么写。”从那以后,赵仲又做了几个网站,到大学毕业,他成了一名WEB工程师。

赵仲身边想做电商的人不少,过年的各种聚会,他难免又会遇到“能不能帮我做个网站”的需求。“如果不是互联网圈子的人,会觉得这事简单,跟做个PPT似的,”赵仲是个比较有耐心的人,不管对方对互联网懂多少,他都会给出建议,“我先了解他的需求,看是不是需要做一个网站,或者是找一个开源的网购平台就行,然后建议他可以怎么做。”

十个程序员的新年,十段内心独白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从业10年,最令赵仲兴奋的事情就是新方法、技术、语言规范的出现,这是他最乐意尝试和学习的。同样,赵仲也喜欢水果带来的新鲜感,吃水果是他每天的必修课,“大脑是发动机,键盘是生产工具,水果是助燃剂,水果可以给我带来好心情,给我灵感,让我更高效地工作”。


码农刷题必备工具 VS 码农进阶必读书籍

IT面试宝典宝典書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