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码农话题
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内行人

一张敬业福 让支付宝的社交梦一夜回到解放前

一张敬业福 让支付宝的社交梦一夜回到解放前

这个除夕想必很多人和我一样,为了抢红包已经无法专心吐槽春晚了,除了要时刻盯紧微信群中的红包(稍不留神“几个亿”就没了呢);还要去微信“摇一摇”;然后进入支付宝“咻一咻”抢红包;最后再去QQ上刷一圈礼券……

在这个拼人品、网速和手速的晚上,大多数人最后抢到的红包其实还不如看到的广告多。但今年不同的地方在于,不只有抢红包这个常规项目,还新加入了一项活动——“福卡”。因为这个活动,最近一段时间,朋友之间的交流力度都有了显著的提升,在今天之前,微信群中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你有敬业福吗?”,连多年音信全无的老同学也在一夜间“冒出来”热情地想要在支付宝上加你为好友,目的大多只是为了收集“福卡”。

“福卡”是支付宝前不久推出的一个春节活动,这个活动的规则是,只要用户集齐富强、和谐、友善、爱国、敬业五张福卡,就可以在2月8日凌晨平分2.15亿现金红包。要想得到“福卡”,首先你需要添加十个新的支付宝好友,添加成功后系统才会给你随机派发三张福卡。如果重复领到相同的福卡,还可以和好友进行交换,或者让好友转赠。于是,在春节前的一个星期,微信群、朋友圈、QQ群相继沦陷,几乎都被阿里巴巴的支付宝口令给攻占了。

不过,要集齐“福卡”并不容易。因为支付宝一开始大量放出的都是前四张福卡,最后一张福卡的数量极为有限,导致很多人都在群里求敬业福。淘宝上很快有人开始卖这张福卡,它的价格一度被炒到了1000元。

从上个月底正式上线这个活动到2月2日为止,支付宝上显示已经有接近6400人集齐了福卡,如果以这个数字来计算,他们每人将获得3.3万元左右的现金红包。但这种事真的会发生吗?显然并没有这个可能。

截止到今天凌晨,一共有791405人集齐了福卡,他们每人都获得了271.66元的现金。

一张敬业福 让支付宝的社交梦一夜回到解放前

问题是,虽然支付宝宣称有近80万用户集齐了福卡,但参与这个活动的用户实其实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事实上,此前曾有传闻称,除夕当天,支付宝将通过“咻一咻”放出大量敬业福,让广大网民一起稀释2.15亿元的奖金池。在今天凌晨之前,很多用户一直都以为能集齐福卡,最终却大失所望。

一张敬业福 让支付宝的社交梦一夜回到解放前一张敬业福 让支付宝的社交梦一夜回到解放前

于是,在昨晚最后一轮“咻一咻”结束之后,大批网友立马“攻占”了支付宝的官方微博,并纷纷吐槽咻了一整晚什么都没咻到。甚至还有人表示,“今天晚上要是咻不到敬业富就把支付宝里的好友都删掉”。

一张敬业福 让支付宝的社交梦一夜回到解放前一张敬业福 让支付宝的社交梦一夜回到解放前

众所周知,阿里巴巴多年来都有一个社交梦。为了拉动社交,公司今年不惜砸下2.688亿元拿下了猴年央视春晚的独家合作权,并试图借此从微信手中“迁移”一批用户,因此才想出了通过集福卡让大家在支付宝上疯狂加好友的办法。

在社交领域,阿里巴巴一直缺少一款现象级的应用,这家公司的电商基因决定了它很难做好社交,正如腾讯很难做好电商。

而支付宝过去作为国内移动支付市场上拥有绝对话语权的垄断者,这几年也在不断承受着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2014年的春节,存在感原本十分微弱的微信支付凭借“红包”成功逆袭,当时马云曾把腾讯的这一举动喻为“偷袭珍珠港”。此后,不论是在阿里巴巴,还是在腾讯内部,“红包”都开始被置于战略高度。到了今年,这场红包大战甚至在春节开始的前半个月就已经打响了。

虽然春晚这个阵地被支付宝抢先了,但腾讯一点也没闲着。今年春节,微信宣布将朋友圈除夕前后10天所有广告收入用来发免费红包。此前,微信还专门为春节设计了一个“红包照片”功能,并提前进行了预热,一度疯狂地刷爆了朋友圈。

并且,微信还拉来了QQ一起“围剿”支付宝。今年除夕,QQ宣称投放了2亿元的现金红包,包括品牌红包、明星红包与个人红包,其中,品牌红包高达2亿元,赞助商主要来自大众点评、微众银行、滴滴出行、携程、微票、挖财、欧莱雅、美宝莲等商家;明星红包则由范冰冰、李冰冰等12位一线明星发放;在个人红包方面,QQ则推出了口令红包、个性红包、群发祝福三种玩法。

来自腾讯方面的最新数据显示,猴年除夕当日微信红包的参与人数达到4.2亿人,收发总量达80.8亿个,是羊年除夕10.1亿个的8倍。最高峰发生在00:06:09,每秒钟收发40.9万个红包。同一时间段,QQ刷一刷抢红包用户数达到3.8亿,除夕夜全球QQ用户一共刷了1894亿次。值得注意的是,在使用QQ刷一刷抢红包的参与人群中,75%的用户都是90后。相比于支付宝和微信,QQ拥有更庞大的年轻用户群。而年轻用户显然更能代表移动支付的未来。

虽然阿里巴巴今年砸下重金做营销,但依然没能借助支付宝实现自己的社交梦。支付宝的问题在于,作为一款具有金融属性的工具,用户根本不会在上面开展社交,这也是为什么用户在收集福卡的过程中宁愿复制火星文“吱口令”微信,或者去各种微信群中问好友有没有敬业福,也不愿意直接在支付宝上进行沟通。

再加上活动规则过于复杂(有兴趣的话你可以仔细看一看支付宝“咻一咻”上长达上千字的活动规则介绍,再对比一下微信的红包照片和摇一摇功能),很多支付宝用户,尤其是新用户第一步就被卡在了门槛上。很多人最后发现,在支付宝上咻一整晚福卡,还不如去微信上抢红包来得简单并且实在。


入职你的梦想 VS 变现你的技术

IT面试宝典码农市场